<

熱門關鍵詞:|

天地通高端健康白酒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白酒史話 » 【南京酒文化史考之二】東吳豪飲者甚多 酒多得像河流

【南京酒文化史考之二】東吳豪飲者甚多 酒多得像河流

文章出處:網責任編輯:作者:人氣:-發表時間:2013-12-07 14:41:00

《金陵晚報》的“南京酒文化史考”的系列報道,今天來談談從楚國到東吳時期,南京先民的飲酒歷史。和六朝、宋、明等朝代相比,這一時期留存至今的南京文物雖然相對不多,但也有一些與酒有關,記錄了那個年代南京人和酒有關的故事。

楚國人酷愛飲酒

《史記》記載,周顯王三十六年(公元前333年)楚國滅越。此前屬于越國領土的今南京地區,從此歸于楚國統治。楚國在石頭山(據考證在今清涼山和四望山之間)設金陵邑。來自遙遠湖湘地區的楚國文化從此也滲入到南京這邊吳文化浸淫多年的土地。

據記載,楚國人愛喝酒,最典型的,是唐李白詩中“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中的那位“楚狂人”。此人即楚國著名的隱士接輿。唐代詩人王維在《輞川閑居贈裴秀才迪》中有這樣的名句“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此句中的“接輿”指的是裴迪,說的是裴迪喝醉的事情,但也有研究者認為,這也反映了楚人愛喝酒的風尚。

南京曾現漢代飲酒耳杯

漢代人喝什么樣的酒?據山東省社科院飲食史專家王賽時研究,漢代時,酒已經不再神秘化和特權化,而成為各基層都可以享用的日常品。漢朝所造酒的度數,只有3度而已。一部分漢代釀酒者把精力關注在制曲方面,想方設法提高酒曲的發酵能力,以求釀出度數更高的酒。由于漢代所造酒曲的發酵能力仍然比較弱。因此,漢代釀酒雖然用曲量大,但釀出的酒度數仍然不高。

根據王賽時的研究,漢代酒可能是翠綠色的,這是因為當時酒曲的微生物種群就是綠色的,當時的人們在培育微生物種群時不能保證酒曲的純凈。漢代還出現了各種香料酒,包括桂酒、椒酒、菊花酒等。這些酒都屬配制酒,有的是直接泡制,有的是在制曲過程中就加入草藥。在南京地區,也出土過漢代的飲酒器。記者查閱資料后得知,在屬于漢代丹陽郡的江寧丹陽鎮地區,曾發現過西漢的耳杯和漆碗。耳杯是帶握把的小杯,長圓形,可用來飲酒,也可盛羹,兩個耳朵(握把)為弧形,猶如兩只耳朵。南京還發現過一只三足硬陶把杯,其外形和現在的杯子很形似,可能就是漢代人拿著直接喝酒用的。

東吳貴族的酒多如河流

漢代滅亡后,南京進入三國時代,以南京為政權中心的是東吳政權,酒,在東吳朝野中依然占有重要地位,無論是正史《三國志》的記載,還是小說《三國演義》的演繹,有東吳人士參與的重要宴會都少不了酒的身影。

赤壁大戰前,周瑜舉辦群英會,喝酒裝醉引誘蔣干盜書除掉心腹大患;劉備東吳招親,連日飲酒,樂不思歸;翻看《三國演義》,你會發現,書中愛喝酒的人士比比皆是。而作為東吳的首都,建業城(即南京)里舉辦的宴會上又怎么少得了酒。而東吳末代皇帝孫皓即位后,“兇暴日甚,酷溺酒色”,酒成了加速東吳亡國的催化劑。

《吳都賦》中多次提到“酒”,如“數軍實乎桂林之苑,饗戎旅乎落星之樓。置酒若淮泗,積肴若山丘”,“鄱陽暴謔,中酒而作”,“里宴巷飲,飛觴舉白”、“飛輕軒而酌綠酃,方雙轡而賦珍饈。飲烽起,酹鼓震,士繾綣,眾懷飲”等句子也與飲酒相關。這些語句指出了東吳皇室和官僚貴族豪飲暴食的奢靡生活,酒多得像淮水泗水一樣。

當然,最終,酒也導致了東吳政權的滅亡。從出土文物可以看出,東漢的酒器更加講究,在南京地區的一座東吳墓葬里發現過一個其青銅托盤,托盤上放置兩只耳杯,正是一套飲酒的器具。

mg电子游戏必输
乐翻二人麻将手机版 北京pk10黄金计划 通比牛牛下载 最新pt电子游戏平台 电子投注单怎么兑奖 网上打三公有什么技巧 11选5两胆拖6码多少钱 pk10滚雪球计划app 双色球投注软件 街机捕鱼提现 赌博摇骰子怎么猜单双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巅峰注册邀请码 时时彩总和大小怎么分 北京pk10免费计划软件 福彩2017228期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