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關鍵詞:|

天地通高端健康白酒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白酒史話 » 【南京酒文化史考之三】六朝人三日不喝酒魂不守舍

【南京酒文化史考之三】六朝人三日不喝酒魂不守舍

文章出處:網責任編輯:作者:人氣:-發表時間:2013-12-13 13:38:00

南京是六朝古都,在南京酒文化歷史上,六朝是第一個高峰階段。在率性的六朝士人生活中,酒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從本期開始,“南京酒文化考”系列將帶你回到六朝,追溯酒在六朝歷史上演繹過的故事。

三日不飲酒形神不相親

在南朝劉宋劉義慶所著的《世說新語》中,記錄著這么一則言論:“王佛大言:‘三日不飲酒,覺形神不復相親’。”王佛大,即東晉大臣王忱。他行為怪誕,嗜酒如命。他的這句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如果三天不喝酒,我的身體和靈魂似乎就不再親近了。”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魂不守舍。王忱是東晉中書令王坦之第四子,曾經擔任荊州刺史。他不一定是在南京說這句話的,但從中也可讀出六朝士大夫階層對美酒的迷戀。

“其實,不但是士大夫,南朝的皇族、貴族、官宦階層大多愛喝酒。延續了東吳貴族愛酒的‘優良傳統’。在六朝首都建康(東吳時稱為建業),喝酒的風氣更是流行不衰。”民間六朝史研究者許東告訴記者。

曾經在江寧方山洞玄觀修道、采藥、煉丹的東晉道家、醫學家葛洪一生著書甚多,他在《抱樸子·酒誡》中談道:“夫酒醴之近味,生病之毒物,無毫分之細益,有丘山之巨損。君子以之敗德,小人以之速罪……”他勸導世人:如果少量飲酒,可有益于身心,但如果飲酒過量,會妨礙大事。雖然這位醫學家對過量飲酒很反感,但他寫的醫書《肘后備急方》中,不少方子中都有酒。比如治療心臟病的藥方,三個藥方里要么是“溫酒”,要么是“苦酒”。

葛洪主張飲酒適量,盡管他在東晉年間擁有崇高的聲譽,但他勸世人少喝酒的建議并沒有得到廣泛的采納。

孫楚酒樓成酒店代名詞

據記載,早在東吳時期,建業城內就有很多家酒樓、酒肆,民間有釀酒業,普通民眾可以方便地購買到好酒。

西晉年間,相傳著名的文學家孫楚常到今水西門附近的一座酒樓喝酒,常常詩興大發,狂飲高歌。為了追求名人效應,店主索性將該酒樓更名為“孫楚酒樓”。孫楚酒樓后來成為酒樓的代名詞。

唐代李白寫有《玩月金陵城西孫楚酒樓》詩:“昨晚西城月,青天垂玉鉤。朝沽金陵酒,歌吹孫楚樓。”宋代王庭珪《和胡觀光登酒樓》詩曰:“李白夜登孫楚樓,樓中玩月苦淹留。定知公等非凡客,要是人間第一流。”可見,孫楚酒樓已經成為六朝時期南京著名酒樓的代名詞。在清代金陵四十八景中,就出現了“樓懷孫楚”這一景。

據了解,目前南京市正在復建孫楚酒樓,其坐落的位置就在水西門廣場一帶。新亭酒會振作士氣

西晉末年,中原經過八王之亂和永嘉之禍后,北方大片土地落入胡人之手。北方士家大族紛紛舉家南遷,渡江而南的占十之六七,史稱“白衣渡江”。東晉政權由此在南京建立。

南渡后的北方士人,雖一時在南京安定下來,卻經常心懷故國。每逢閑暇,他們便相約到城外長江邊的新亭(新亭在什么地方尚存爭議,很多學者認為新亭位于雨花臺附近)飲宴喝酒。名士周顗嘆道:“風景不殊,舉目有江河之異。”在座的貴族官員們感懷中原落入胡人之手,家國無望,紛紛落淚。為首的大名士王導立時變色,厲聲道:“當共戮力王室,克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泣邪!”眾人聽王導這么說,十分慚愧,立即振作起來。

周顗所說的“江河之異:,是指長江和洛河的區別。當年在洛水邊,名士高門定期聚眾舉辦酒會,清談闊論,興盡而歸,形成了一個極其風雅的傳統。此時眾人喝著和當年差不多的酒,遙想當年盛況,不由悲從中來,欷歔一片。王導及時打消了北方士人們的消極情緒,振作了人們收復失地的決心。

這次新亭酒會對東晉政權的建立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北方士人是組成東晉司馬睿政權的重要力量,此次酒會上王導打消了眾人的萎靡頹廢之態。后來,這些名門高士、貴族將領們團結起來,使東晉政權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和北方政權形成對峙。

新亭會,人們喝酒,或頹唐,或振奮。其實,在從東晉到南朝數百年間,在都城建康(南京)舉辦的各種宴會上,無酒不成席。可以說,是酒成就了“新亭會”上令人振奮的故事,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以后我們會一一介紹。

mg电子游戏必输
赢钱捕鱼 华fic娱乐 新疆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牛牛看4张牌抢庄技巧 辉煌三肖六码论坛默认版块 香港赛马会内部6码 上海时时开奖 捕鱼游戏财神发发发技巧 全年中特无错六肖 北京时时官方论坛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5分时时彩在线全天免费计划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pk10 天龙国际是不是骗局 发发棋牌